欢迎访问百宝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兄弟离开后,他的女人恋上了我

时间: 2019-12-03 | 作者:偶然 | 来源: 百宝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兄弟离开后,他的女人恋上了我

  偶逢

  所有的偶然相遇,其实都是久别重逢

  回复“渣女”,遇见《渣女日记》

  1

  偶逢

李茜刚下班,就接到了老公陆东的电话,陆东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杨南请他们夫妻俩去家里吃饭。 回到家夫妻两拾掇了一下,就开车前往杨南家了。 到时,杨南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,而杨南的老婆陈浅正窝在沙发里追剧,眼眶哭得红红的,像兔子般可爱。 李茜这辈子要说最羡慕的人,就是杨南的老婆陈浅了。 陈浅与杨南,陆东大学时就是同班同学,三人毕业后,陈浅顺理成章的与杨南结了婚。 婚后,瓷娃娃般娇娇弱弱的陈浅,被杨南当做小公主般疼爱,什么都不让陈浅动手,婚后两年了,陈浅还待在家里,整日等着杨南下班后回来为她做饭。 结婚前有父母当做掌上明珠疼着,结婚后有老公当做宝贝般的真心宠着,这样的陈浅,谁不羡慕? 

  2

  偶逢

吃完饭,聊完天,陆东夫妻俩准备回家。 杨南强行拉着陆东再次坐下,跟他商讨最近新出来的车款,一派其乐融融。 没想到,意外发生了。 杨南家前两天才换上的水晶大吊灯不知怎的突然掉了下来,关键时刻,杨南一把推开了陆东,自己却被吊灯砸死了。 送到医院时,杨南已经不行了。 临死前,杨南最后的一句话是:“东子,以后我爸妈和浅浅,就交给你了。” 杨南的父母年事已高,葬礼是李茜和陆东夫妻俩一手操办的。 那个之前一直被捧在手心里当做小公主的陈浅,一下子失去了最坚实的依靠,仿佛整个人都垮了,只得没日没夜的哭着。 此时李茜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,在陈浅家陪了她几天后,李茜只得先行回家了。 陈浅说过,只要她一闭上眼,就会想起杨南在她面前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样子,这个家她一个人就会害怕。 没办法,陆东只得一下班就往陈浅家跑,等晚上十点之后陈浅睡着了,才能驱车往家赶。 时间久了,李茜就不乐意了。 

  3

  偶逢

自己刚刚怀孕,自己老公不在家陪自己,一天到晚往别人家跑,是怎么回事? 况且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两人瓜田李下,也会让人不放心。 抱怨多了,陆东也只得一脸歉疚的对李茜到: “南子本来就是为了救我才走的,要不是他,现在躺在下面的,就应该是我了。他临走前我答应过要照顾好他的父母和老婆,现在怎么能撒手不管?” 想到杨南确实是为了救陆东才死的,李茜也心觉内疚不安,只好作罢,寄希望于过一段时间,陈浅会好一点。 在李茜抱怨之后,陆东晚上倒是不去陈浅家了,只是白天时,跑陈浅家更勤了。 以前是万事都有杨南兜着,李茜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竟然能生活不能自理到这种地步。 陈浅家里水龙头漏水了,厕所堵了,门锁钥匙丢了等等,都不会自己处理,只会打陆东电话在那一头哭。 一看到陈浅哭,陆东头都大了,就得赶紧往陈浅那跑。 甚至连家里的水电费物业费,陈浅都不知道怎么交,等别人催费到家时,才把陆东叫过去帮她缴费。 李茜很想内心说一句,这样一个生活白痴,是怎样生活二十多年的。 凭的是她那柔弱弱的外表和娇滴滴的性子,楚楚可怜的眼神吗? 亏自己之前还那么的羡慕她。 一想到杨南是为救自家老公才死的,李茜内心立刻摒弃了这个想法,并暗骂了句自己石头心肠。 

  4

  偶逢

怀孕三个多月时,这一天,是李茜爸爸过六十大寿。 李茜是独生女,作为唯一的女婿,陆东一大早就跟着李茜一直在岳父岳母家张罗,一直忙到晚上八点,陆东要开车安排送宾客们去酒店休息。 这时,陈浅打来了电话。 家里面突然跳闸了,漆黑一片,她很害怕,要陆东赶紧过来看看。 李茜听到后,还是忍不住抱怨到:“跳闸了不会去找物业,找你有什么用。今天是我爸大寿,后面一大框子事都等着你来安排呢。” 陆东为难的看了看李茜,最后还是将车钥匙塞到了李茜手里,不顾李茜的咆哮,丢下了满房间的宾客,打车去了陈浅那里。 半夜,陆东回来时,发现家里灯都已经熄灭了。 等他蹑手蹑脚的爬上床,这才发现李茜正捂在被子里哭泣。 陆东心里一阵愧疚,向李茜道歉着,从背后抱紧了李茜。 李茜哭泣到: “她一个电话你就走了。我一个孕妇要张罗那么多的事,还得想办法在爸妈亲戚面前替你找借口打幌子,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吗?我们欠杨南一条命不假,可是你能不能万事先把你老婆和肚子里的孩子放在首位,帮人也要有个界限感?” 陆东叹了口气。 自己与杨南本就兄弟情深,自己又欠杨南一条命,这辈子都还不清,若不尽力照顾兄弟的父母老婆,几十年之后,哪有脸面去地底下见杨南? 之后,陆东就对李茜关心多了起来,对陈浅那边的关注也少了许多。 怀孕后,李茜就辞职在家养胎了。 

  5

  偶逢

这日,李茜要去商场购买婴儿推车,早上陆东说要上班没办法请假,李茜只好一个人叫车去商场。 到了中午时,李茜已经购置了不少婴儿用品,便打车叫人帮忙搬回家。 路过一个大广场时,李茜不经意将眼投向窗外,突然惨白着一张脸,叫司机赶紧停车。 广场上,陆东正牵着一条大狗,与陈浅俩头挨着头,逗大狗玩,时不时逗得陈浅捂着嘴娇笑。 两人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密,像真正的夫妻一般。 陆东不是在上班吗? 没有时间陪自己给肚子里的孩子买婴儿用品,却有时间陪着陈浅在这遛狗? 李茜忽然觉得心像被重重撞击了一下,眼泪留下来,砸得心口生疼。 李茜失魂落魄的回到家。 到晚上陆东下班时,李茜坐在沙发上,问到:“你今天一天在哪里?” 陆东愣了一下,扯了扯领带,不自然到:“今天一天都在公司,怎么了?” 陆东竟然说谎了。 李茜手指头掐进肉里,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: “我今天看到你和陈浅了,在广场里。我早就知道了你和陈浅的过去,杨南刚走,你就这么的迫不及待的要与陈浅死灰复燃了吗?” 陆东与陈浅有过一段过去,那是李茜无意间从她们三人共同的大学同学那得知的。 那时,陆东与杨南两人都对洋娃娃般的陈浅有着好感,而陈浅,对陆东也是与众人不同。 只是那时,杨南也看上了陈浅,主动交待要陆东帮他追陈浅。 知道好哥们也喜欢上了陈浅,陆东便主动退出了,甚至在杨南的请求下帮杨南每日一封雷打不动的写着情书,当然,最后署名的是杨南。 后来,陈浅也知道了情书是陆东代写的,只是那时,陈浅与杨南已经在一起了。 那厚厚一摞的情书下,虽然是代写,但不知道有多少却是陆东的真心。 听到这,陆东眉头一皱: “小茜,中午的事,我可以解释,但你能不能不要用这样的词来形容我和浅浅,我们俩是清白的,你这样,不仅羞辱了我们俩,还羞辱了地底下的南子。” 李茜此刻已经被激怒了,她愤然到: “都已经叫浅浅了,敢做还不敢让人说?照顾兄弟老婆哪有你这样照顾的,不分日夜的陪在人家身边,对自己怀孕的老婆都没这么上心过,再这么照顾下去,只怕是要照顾到床上去了吧!” “啪——”一巴掌,打在李茜的脸上。 两人都愣住了。 这是两人自在一起后,陆东第一次打李茜。 看到自己扬起的巴掌,陆东也后悔了,但想到为救自己而死去的南子,平白受这种屈辱,陆东还是故作镇定到:“你真是不可理喻。” 两人为此不欢而散。 

  6

  偶逢

陆东心里自己是觉得委屈的。 陈浅那么柔弱的一个人,亲眼看着杨南在自己眼前被砸死,肯定心里有阴影会害怕,所以自己之前才每天晚上守着她入睡后离开。 后来因为李茜的不满,自己也减少了去陈浅家的次数。 为了壮胆,陈浅养了条大狗晚上陪伴自己。 可狗的体型太大了,那次遛狗中跑得太快反而把陈浅给带摔跤了,没办法,陈浅只好又打电话给陆东求助。 于是,陆东只好趁着公司午休的时间跑来,替陈浅遛一下狗。 谁知,就那一次,恰好被李茜撞上,还牵扯出以前三人上大学时候的往事。 自那一巴掌之后,打碎了李茜的心,李茜再也不理陆东了。 反倒是陆东,因为愧疚自责,除了上班,将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放到了李茜身上,以弥补自己对李茜造成的伤害。 见陆东有心悔改态度诚恳,终究是心软,李茜原谅了陆东,两人又和好如初起来。 原以为两人的日子会这样一直平淡下去,没想到,陈浅就像他们生活中的一颗定时炸弹,赶不走,不能碰,一不小心就会将他们的生活炸得面目全非。 

  7

  偶逢

到怀孕四个多月时,这天与医院约好,要去做唐氏筛查。 两人走到一半时,陈浅来了电话。 “陆东,我好像怀了南子的孩子。我好没用,一不小心摔跤了,我怕这个孩子会出什么事,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?” 陆东开的外音,为难的看了看李茜。 电话那头,陈浅的声音细细弱弱的,楚楚可怜:“我下身好像有点东西淌出来了,会不会这个孩子保不住了?陆东你快来,我好害怕。” 原来,陈浅已经怀孕近三个月了,是杨南还在世时怀的。 只是陈浅从来不记自己的生理期,都是杨南替她记的。 她已经近三个多月没来生理期了,自己还糊糊涂涂的没当一回事,直到今天突然觉得不对劲,用验孕棒一查,才发现自己怀孕了。 因为震惊过度,从马桶上下来时腿一软,不小心磕到了地上,怕出什么事,这才赶紧给陆东打电话。 听到陈浅那边可能有事,陆东神色一变。 李茜心叫不好,冷声到:“她怀孕了你去有什么用,要叫也是叫医生去。反正,你今天要是去了,我们俩就结束了。” 陆东猛的一怔,接着下定决心到:“杨家就南子这一棵独苗,陈浅肚子里的是南子家唯一的后代,我不能让他有事。” 陆东停下了车,解开李茜的安全带,将李茜推下车,把产检要用的文件袋塞到李茜怀里,焦急到:“媳妇儿,你自己打车去一下医院,我要赶紧到陈浅那去看看。” 说完,不顾李茜的大喊,车子一踩油门跑了。 李茜抱着文件袋,挺着肚子站立在大街上,这一刻,心如死灰。 

  8

  偶逢

晚上陆东回到家后,两人照例是吵架,道歉,赔礼,哭泣。 李茜心已经累了。 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陆东永远向的,都是陈浅那里,这样的日子,还有什么过头。 李茜向陆东提出了离婚。 陆东死活不肯,发誓着自己心里只有李茜和她肚子里的孩子,再也容不下其他。 李茜拖着行李要回娘家那天,一向流血流汗不流泪的陆东哭得像个孩子: “小茜,你让我能怎么办?南子不仅是我的好兄弟,更是拿命换了我一命。有时候,我真宁愿被砸死的是我,这样,我就不会在你与兄弟情义中两难了……” 这是自认识陆东以来,他第一次哭泣。 李茜也哭了,她放下行李,与陆东抱在了一起。 陆东被愧疚与情义折磨得如此艰难,李茜也开始体会到陆东的不易。 李茜介绍陈浅到自己常去产检的这家医院来做检查,两人经常约着同一天去做产检。 因为李茜自小体格好,运动多,又不矫情,七八个月产检时都是自己挺着肚子站立出行。 反而是陈浅,怀孕几个月,就仿佛瘫痪般,进进出出都要陆东搀扶着,弄得不少医生都以为陆东是陈浅的丈夫,每每对陆东到: “身为老公,要照顾好自己媳妇,把孕妇养得这么瘦,营养都要跟不上。” 每每此时,陆东都尴尬得无地自容,而陈浅,仿佛没事人般躲在陆东身后。 事后,陈浅每次都不好意思的对李茜低声到:“嫂子,真是不好意思,害得医生都误会了,只是我怕一解释,反而让我想起南子的离开……” 说完,陈浅的眼泪就像不要钱般的冒了出来。 李茜被弄得一身鸡皮疙瘩,连忙哄过陈浅,这事就算了。 次数多了,李茜也会有情绪,便提议把杨南的父母接过来,好照顾陈浅。 没想到陈浅一口拒绝了。 陈浅从小娇生惯养,住不惯农村。 两人结婚后,陈浅回杨南农村老家的次数,还没有身为兄弟媳妇的李茜多。 与公公婆婆接触的少,陈浅自是不愿意家里突然多两个不熟悉的老人的。 

  9

  偶逢

两个多月后,李茜生了,生了个粉嫩嫩的小公主。 陈浅也来医院看望李茜。 刚准备进门时,陈浅看到陆东将脸轻轻的挨在小婴儿的脸旁,怎么也爱不够。 李茜在一旁打趣到:“你不是更关心陈浅肚子里的吗,我还以为你会更在意她的孩子呢。” 陆东在李茜脸上吧唧了一口:“再在意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啊,哪有自己亲生闺女这么惹人疼。” 陈浅进去的脚步硬生生止住了,胸口只觉得有一团棉花般,堵得嗓子眼都难受。 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,手指尖都掐进了肉里都没有察觉。 李茜原以为,因为杨南的离开,陆东暂时成了陈浅溺水后唯一的稻草,所以才会暂时将所有注意力的依托在陆东身上。 等哪一天陈浅想开了,看穿了,成熟了,便会明白,没有人将会永远是你的依靠,终究还是得学会一个人生活。 可李茜却不知,人心都是贪婪的,尝到了一点甜,就会不知觉想要索取更多。 

  而陆东给予陈浅的这点甜,今后将在他们生活中掀起腥风血雨。

  (未完待续)

往期回顾 

  1.只因我没打掉孩子,老公就找各种各样的女人来恶心我

  2.离婚后怀上已婚男的孩子,我该留下这个孩子吗

  3.老公自从网恋后,对我越来越温柔了

  关

  注

  我

  们

  Hi~你想看的情感故事,都在这里!

  偶然相遇,久别重逢  (oufengba)

  点击在看

  送你小花花

文章标题: 兄弟离开后,他的女人恋上了我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bsbbs21.cn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84191.html
文章标签:恋上  兄弟  女人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