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百宝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炊煙起,遊子歸。一年終矣。

时间: 2020-01-04 | 作者:目錄君 | 来源: 百宝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炊煙起,遊子歸。一年終矣。

  文|设计目录

  图|来自网络

  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,

  不断地更新,日新月异。

  与此同时,

  很多事物无可奈何地褪去,

  渐至于销声匿迹。

  -

  比如,

  一条迂回蜿蜒的青石板街,

  和,

  佝偻着背靠坐在门槛凝眸的老人。

  还有,

  寒凉的空气里袅袅升起的阵阵炊烟。

  -

  千万人便有千万个不同的故乡,

  但故乡,

  总能找到回忆的诸多共有名词。

  一经触及,

  那些各色各样的故乡,

  便不约而同地呈现出温暖模样。

  而炊烟,

  便是这般的存在。

  尽管越来越多的孩子们,

  从不曾见过它。

  -

  那时烟囱的存在,

  不是为了方便圣诞老人送礼物。

  它们简简单单地立在屋顶,

  所在的方位便是灶台的朝向。

  年年岁岁,朝日复朝日。

  无论风吹日晒雨淋,

  或是霜寒雪冻天,

  总有炊烟从中升起。

  而家家户户的一天,

  便从烟囱里升起炊烟那刻开始。

  -

  常常是夜色还未完全地退场,

  晓月在天边构造朦胧的意境美。

  在山野寂寂无人声的清晨,

  奶奶已经裹好乌青色头巾,

  推开了厨房老旧的木门。

  -

  往往是从一锅热水开始,

  一阵浓白色、不太纯澈的炊烟冒出,

  柴房栅栏上骄傲的公鸡就开始鸣唱。

  是的,

  记忆中那时奶奶总是先鸡鸣而起。

  -

  待小孩子醒来,

  木桶里的洗脸水温度正正好,

  四方桌上的饭菜香素朴纯实。

  乡里人家的早饭,

  也是实打实的白米饭,

  搭配应季时蔬和一碗咸菜。

  手捧家中为数不多的小碗,

  清早最后一缕炊烟还未散去。

  灶膛里正在温热最后一锅热水,

  用来洗涮锅碗瓢盆。

  -

  农务和小孩是没太多关联的,

  院门外一只迷路的蚂蚁,

  倒很可能是孩子的杰作。

  可是那不断向上升腾的炊烟,

  却是孩子们最直接的时钟。

  也有七八岁的孩子,

  学会生火煮饭做菜的。

  -

  而午间的炊烟,

  更寻常的时节,

  是在下午两点后,

  才缓缓而起。

  夏季的灶膛,

  是孩子避之不及的地方。

  但寒冬时候,

  又恨不得一整天贴那儿。

  -

  山里人家一整个冬季,

  灶膛都是温温热热的。

  那或浓或淡的炊烟里,

  不仅藏着一家人的饭食,

  还有孩子们馋嘴的甜食。

  最常见的还是大番薯,

  香甜软糯可口,

  比糖果更令人欢喜。

  有时也会烤些土豆,

  粉粉嫩嫩,美味可口。

  -

  那四散在云际里的炊烟,

  串联起一个个寻常普通的日子。

  它是奶奶的温和,母亲的叮嘱。

  它在鸡鸣之前、狗吠声后,

  将一家人冗长繁杂的日常,

  梳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只要那屋顶的炊烟照常升起,

  便代表日子仍是连贯地向前行进。

  -

  在大山深处错落开的一座座村庄里,

  一年四季的菜蔬时常重复。

  可那些经油盐简单调味的饭菜,

  从没有让人厌烦过。

  一如那世世代代连续重复的炊烟。

  尽管,

  在幼时的那些年岁里,

  我们并没有过分在意,

  一缕炊烟的存在。

  -

  小时候,

  我们以为那些虚无的炊烟,

  会永远存在于屋顶,

  每天都带来踏实、温暖。

  可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,

  它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而我们,

  竟也这样习惯没有它的存在。

  -

  然后日子开始变得散漫起来。

  太过匆忙,便太过散漫。

  早饭轻易便被忽略,

  午饭提前到十二点,

  却也是外卖居多。

  至于晚餐,

  不是节食便是顺延成夜宵。

  -

  总觉得,

  若不能将一日三餐都妥善地安排好,

  那生活便总是仓皇而忙乱的。

  毕竟,在记忆里,

  无论怎样的农忙时节,

  孩子的一日三餐饭蔬,

  从未被落下过。

  哪怕很多时候也只有一个菜相伴。

  -

  炊烟存在的那些年代里,

  人们瞧向它的目光,

  多是对好日子殷切的期盼。

  而诗意,

  向来是失去了它的游子,

  对于故乡淡不去的眷恋。

  它像是一条斩不断的线,

  连着我们与故乡的距离。

  有时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,

  但就是知道,循着它的踪迹,

  便能找到回忆中的故乡。

  -

  但回忆,

  终究还是沉在了梦里。

  那时院落梧桐树下有清凉的风,

  灶膛里的火色明明灭灭,

  炊烟袅袅升起。

  奶奶有讲不完的故事,

  明晃晃的月色皎洁了屋瓦院墙。

  孩子的一天在未洗漱便睡意席卷中结束,

  而大人的疲乏消散在温热的洗脚水里。

  -

 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的过去,

  不过分地怀念过往,

  亦不执着追寻未来。

  每一个当下,

  是每一阵炊烟里的淡然。

  但那些平和珍贵的每一天,

  也终于随着炊烟消散在人间。

  -

  我们都各自四散在天涯,

  于梦里,

  等待一缕炊烟的升起,

  能带我们回到那久违的故乡。

  回到旧时人都在的故园里,

  听奶奶轻轻摇摇地唱念,

  一个古老又平常的故事。

  故事里,

  有我们想念的故时月色。

  -

  评论本文,点赞第一名,

  可获一本2020花庐花历。

  最美微雜誌

  歡迎您的來訪

  -end-

  点击左下角|阅读原文|抢购

文章标题: 炊煙起,遊子歸。一年終矣。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bsbbs21.cn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86027.html
文章标签:炊煙起  遊子歸

[炊煙起,遊子歸。一年終矣。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