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百宝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

时间: 2020-01-04 | 作者:茶诗花 | 来源: 百宝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

  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

  作者 | 茶诗花 主播 | 竹子

  编辑 | 安般兰若()

  爱情,是一场恰到好处的浪漫相逢。婚姻,是让这场相逢走进柴米油盐的围城。

  《双核时代》里说: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,仅有爱情的婚姻是不现实的婚姻。

  那么,嫁给爱情的婚姻,会幸福吗?

  蒋碧微用她敢爱敢恨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:为什么单纯嫁给爱情的婚姻,往往更容易走向结束?为什么爱到至死方休,离别才是最后的成全?

  

  徐悲鸿

  

  只缘缱绻一回顾,与君相思朝与暮

  人这一生,有许许多多的遇见。遇见谁,如同命中注定的缘分。毫无缘由,毫无征兆,就这么遇见了。

  18岁的蒋棠珍,是江苏宜兴的名门闺秀。她受过西方教育,身上有着与众不同的朝气和活力,一米七的身高,落落大方。走在哪里,都闪着耀眼的光芒。

  此时,蒋棠珍有婚约在身。只是她对这个曾经考试作弊的未婚夫,并没有太好的印象,她曾说他:“做学问弄虚作假,举一反三,做人方面还不知道糟成什么样!”

  而这时的徐悲鸿清秀儒雅、勤奋好学。蒋棠珍的父亲对他非常赏识,常常邀请他到家里做客。如此,徐悲鸿便与蒋棠珍相识了。

  蒋棠珍喜欢站外窗帘后面,听家人和徐悲鸿聊天。慢慢地,一颗芳心便悸动了,如晚霞满天羞红了脸。

  蒋碧薇

  十八岁的妙龄年华,她冲动地爱上了一个人。她的爱,是极为大胆、藐视世俗的爱,她的爱,是赴汤蹈火、在所不惜的爱。

  为了心中爱慕已久的他,为了那份坚贞不移的爱,十八岁的她,毅然抛弃自己的父母家人,离开自己熟悉的故土。她跟着他,踏上了去日本的私奔之路。

  蒋棠珍临走时写了“遗书”,蒋父得知后勃然大怒。但是为了掩人耳目,也为了避免未婚夫一家追究,他对外宣称女儿暴毙。至此,世上再无蒋棠珍。

  徐悲鸿早就定做了一对水晶戒指,一只刻着“悲鸿”,一只刻着“碧薇”。他整天戴着刻有“碧微”的戒指,当别人问起,他就幸福地说:“这是我未来太太的名字。”别人接着追问他太太是谁,他只是笑而不语。

  “初见时,碧水蓝天,微风轻拂,你就叫碧薇好了。”碧薇,是他给她新取的名字。新的名字,是她为爱重生。

  他们戴着刻有对方名字的戒指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。

  徐悲鸿全家福

  

  爱若辜负,拿什么来救赎?

  刚到日本的他们,生活一度拮据,但爱情却十分美满。徐悲鸿曾为蒋碧微写下“知卿方入夜,对影低徘徊”的缠绵诗句。

  两年后,徐悲鸿在康有为的帮助下去法国公费留学,两人的生活有了一点改善。

  在巴黎,徐悲鸿曾努力作画存钱,只为给蒋碧微买下那件心仪的风衣。蒋碧微也曾偷偷地积攒伙食费,只为给徐悲鸿买一块当下流行的怀表。

  海外漂泊的日子虽然清苦,爱情却从未消退。爱,在苦涩中酝酿出了香甜的滋味

  徐悲鸿与蒋碧薇

  经过法国和日本的游学深造,徐悲鸿的艺术造诣渐入佳境。回国后,他受聘于中央大学,做了美术教授,经济状态日益好转。

  徐悲鸿去大学授课,蒋碧薇为排遣寂寞,在南京的大房子里,办沙龙、开派对。徐悲鸿对这样的歌舞升平并不喜欢,他一回到家,就直奔画室,一心扑在艺术上,对她开始变得淡漠。

  蒋碧微说:“悲鸿只爱艺术,不爱我了。”

  渐渐地,他们之间缺失了绵密的连接。婚姻的裂痕,逐渐蔓延开来。

  其实,很多时候,爱情无法保证婚姻的稳定。

  费希纳定律中,有句话说:不是爱情变了,是你变了。人都是会变的,仅仅用爱情来维系一段婚姻,是远远不够的。

  蒋碧薇

  稳定和谐的婚姻,一定会在爱情之外,找到一种平衡。这种平衡,是彼此的信任,理解和支持。是双方对责任的坚守,对爱的尊重,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不弃的信念。

  若是不能在精神上达成一致,婚姻就很容易被摧毁。越是往前走,根基就越不稳。

  任何一个人,一件事,一场暴风雨,都有可能让婚姻触礁。

  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

  当蒋碧微和徐悲鸿两人互生罅隙的时候,一个叫孙韵君的女生,走进了徐悲鸿的世界。

  徐悲鸿喜欢她的温婉,欣赏她的才华,给她取了新名字“多慈”。还订做了两个红豆戒指,一个刻着“慈”,一个刻着“悲”。

  孙韵君

  蒋碧薇知道后忍无可忍,把徐悲鸿和孙多慈的定情画作《台山夜月》搬走扔掉。又把孙多慈送给徐悲鸿的100棵枫树,用一把火烧掉。她还跑去找孙多慈的父母和领导大闹。

  曾经高傲的蒋碧薇,如今为了维护自己的婚姻,变得嫉妒而泼辣。嫉妒,是因爱而生。泼辣,是嫉妒结成的茧。

  事后,徐悲鸿在《广西日报》上登了一则启事:鄙人与蒋碧薇女士久已脱离同居关系,彼在社会上的一切事业概由其个人负责。

  她把一腔孤勇和满腹深情给了他,把怦然心动和生死相随给了他,把最美好的青春和年华都给了他。

  18年的相濡以沫,此时此刻,在他眼里不过只是一句“同居关系”。为了另一个女子,他竟迫不及待地要和她划清界限。她怎能不恨?!

  徐悲鸿与廖静文

  她对徐悲鸿说:

  

  “假如你和她决裂,这个家的门随时向你敞开。但倘若是因为人家抛弃你,人家结婚了或死了,你再回到我这里,对不起,我绝不接收。”

  后来孙多慈被父母逼婚,仓促嫁人。寻爱无果的徐悲鸿,多次求蒋碧薇复合。而蒋碧薇每次都回绝:“我这不是废品回收站。”之后的蒋碧微,投入到另一个男人爱情的怀抱。

  他们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曾经炙热缠绵的爱,早已化作云烟,消散在婚姻之外。

  1942年,50岁的徐悲鸿遇到了27岁的廖静文,再次坠入情网。曾经痛失红颜,如今的他再也不愿错过这段黄昏之恋。

  徐悲鸿

  为了澄清自己和蒋碧薇再无任何干系,他又一次登报,声明和她早已解除同居关系。

  这次登报,彻底激怒了蒋碧微。1944年,她和徐悲鸿打起了离婚官司。蒋碧薇大获全胜:获得孩子的抚养权,100万元赔偿金和40张古画,以及100幅徐悲鸿的画。

  此时的蒋碧微,如同亦舒笔下的喜宝:我要很多很多的爱,如果没有,那么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

  为了赶这100幅画,徐悲鸿废寝忘食,累垮了身体,英年早逝。徐悲鸿去世的时候,身上还装着蒋碧薇当年在巴黎买给他的怀表,这块表他几乎从未离身。

  廖静文

  他爱她吗?应该是爱的吧。他曾经带她远走天涯,曾经为她深情作画,至死都留着她送给他的怀表。

  

  只是,爱的时候,是真的缠绵悱恻。不爱,亦是缘分散尽的诀别。

  她爱他吗?肯定是爱的吧。她为了她背叛婚约,离弃父母,为了他忍受清苦的生活,甚至为了他,因爱生妒,由妒生恨。

  曾经的爱,是真的。只是没有稳定根基的婚姻,走到最后,唯有离别是成全。

  张爱玲说:每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总是灿烂如花,而结尾却又是沉默如土。

  灿烂的爱,是炙热的眷恋。沉默的离别,是放逐的成全。

  

  徐悲鸿画中的蒋碧薇与自己

  作者:茶诗花()安般兰若签约作者,郑州市作协会员。开一间茶馆,饮红尘悲欢。执一支素笔,写世间温情。新书《在最深的红尘里相逢》即将出版。

  主播:竹子()安般兰若签约主播,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专业毕业,原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播音、主持人。

文章标题: 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bbsbbs21.cn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86034.html
文章标签:炙热

[爱是炙热的眷恋,离别是放逐的成全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